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吧,记忆

因信,将诸般的喜乐平安充满你们的心,使你们藉着圣灵的能力大有盼望(罗马书15章)

 
 
 

日志

 
 

(城记)拱辰路:岁月并非静好  

2011-12-02 14:30:34|  分类: 走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拱辰路两边开满了紫荆花,在这个季节,有些还在开着,有些已经败落,走在那条路上,纷纷扬扬飘坠下来的花瓣与斑驳的老房子平添了很多梦幻气息,那是一种岁月静好的安宁。然而,对于靠着这条街要求活的人们,却是另外一种心境,他们当然希望人流量越大越好,如果能重拾二十年前的闹热那才会喜上眉梢。

老蚊仔的漫画屋曾引领过文化潮

拱辰路78号。
“锦花书店”在安静的街上更显其落寞,当我们因为好奇跨进去那个书店时,发现那是个“蜗居”,小小的旧楼的一层挤满了漫画书,不过10平方米的书店,层层叠叠挤占所有的空间-----包括头顶上的,在其中的空隙间走动,琳琅满目的漫画才叫我们吃惊,除了各种时尚前沿的杂志,书籍,漫画书都是最新的最前沿的,比如,这两年在网上风行的《黑执事》,拍成的漫画片一季接一季。
闪亮的漫画与我们眼中的卢伯有些不搭调,75岁的卢伯在我们进店之间一直佝偻着背在那里卷纸烟,慢慢卷完塞进口中,点燃吐了长长的一口烟,这才慢悠悠地说:“你们看中了就买呀。”我们侧着身“挤”了进去,从左至右,从上至下搜索了一遍,发现能让我们喜欢的却很少,我们离开少年时代已经很长时间了,而我们的少年时代看得多的却是小人物,而非随后风行的漫画书。
卢伯一边抽着自卷的纸烟一边絮絮地与我们说着话,从他的表述中我们大概得知,这家小书店开了25年,70多岁的卢伯每天从上午十点到晚上十点都守在着,赚点钱帮补家用。一个月能挣个2000块,幸好老房子是自家的,所以不必那么操心房租的问题。
末了,我们各自挑了一本村上村树的《IQ1984》和一本《看电影》杂志。他又指着那些成百上千的漫画书问:“你们不买一本?”他仍是希望我们买他的漫画书的。
后来热心的网友为我们补充了对于卢伯的认识,老伯原来被人爱称为“老蚊仔”。网友“中山是但”说“:网络还没普及的时代,老蚊仔那里有最快、最多、最全面的……日本、美国、HK的……漫画、杂志、海报、贴纸……以及各种周边产品。这二十多年来,几乎每一个石岐学生都在那里帮衬过。不要看他店小,放学时间绝对挤不进去,连门口都堵满人——他就是学生时代潮流文化的引领者。”


“浪之花”老板娘张姨的“烦恼”

拱辰路74号。
拱辰路人称灯饰街,所以张姨的“浪之花”花店在那里就显得别居一格。
我们进去发现那也是一个好拥护的小店,里面挤满了各种式样繁多的假花-----也包括头顶上的。张姨应声而出,她倒是很健谈,用并不十分清晰地国语表达着她的生活意见,并辅以丰富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她从生活谈到了人的综合素质,从海南说到香港,从经商说到教育。花丛深处传来的还有莺歌燕语一直伴随着她的说话声,她开心地说:“我还喜欢音乐,有自己喜欢的歌,当然,不是这些!”
“你是越南人。”我们这样揣测她。
“啊?!你们怎么知道!”她对我们的揣测十分吃惊。继而又开始了她的话题,这个乐观的人却有着很多的烦恼。
“我喜欢花呀,看到花我就没有烦恼,天天看着都欢喜。2006年开始开花店,好多的老外都很喜欢到我这来买,有一个美国加州的人在我这买过花,还拍了很多照片,后来还写过信给我哩……哎,我们这两年日子难过很多了。”
原来年前,公建物业的租金从900元涨到1900元,生意越来越难做。事实上,她公公几十年前就一直住在这,“我们家公公90多岁了,一直都住这的。”她的烦恼还有很多,儿子大了还跟爷爷奶奶住一个房子,拱辰街的人流量越来越少,租金越来越高……
“浪之花,就是海浪的花朵呀,我觉得特别美,所以我的店就叫‘浪之花’。”她来自越南河内,生在海南,活在中山,多少年过去了,却从没有失去过对于生活的热爱。


阿明的梦在这里成真

拱辰路55号。绿竹衬着淡黄的木板,服务员一式的和服打扮,进出的食客不多,倒更像一个雅舍。
体面儒雅的吴桂明,拱辰街上的人们还是习惯叫他阿明。对面的花店张姨看着他从一个冰淇淋的小店主变成了“和风料理”的老板。张姨说:“我看着他从10多岁做起,现在有好几家分店了,他现在不大在这边的店来了,一个月都见不到一次。”
然而,我们走进去坐定时,正好看见一个体面的男子走了进来,而他正好就是阿明。
阿明说对于这条老街是很有感情的,自己也是生在老城区的大校场。10多岁时就在拱辰街做生意,刚开始做的是冰琪淋,后来冰箱呀、空调呀什么的多了起来,人们对冰淇淋就那么份热忱了,他就想着去做的别的,合计着做新鲜玩意儿不错,对饮食爱钻研的他决定开日本料理。
于是租下了现在这个房子,自己花30万改造成了日式风格的。“当时选在这里是考虑到,这里热闹,有钱的人也不过骑的是摩托车,停车方便。”那是1992年的事了。随后中山汽车时代的到来,以及新区的开发,拱辰街渐渐地冷落了下来。他随后把店开到了悦来路和富康路。
“在拱辰路的这家呢,做的都是本地人,都是老熟客。由于停车的问题,外边的人也很少进来了。”“老石岐的未来还是需要更多人来关注,有些地方要保留下来,有些也没有必要。这些房子都是砖木结构,南方有很多白蚁,它们年年在啃。市政建设、旅游的介入也许也可以改变一些走向没落的状况。”
如果有一天这里真的面临着走向没落,他已经找了其他的位置,在长江路会建一个更大的场子,车有地方停、另外还有风景可看。
“老街真的会没落么?”我们有些心有不甘。
他露齿一笑没做回答。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