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说吧,记忆

因信,将诸般的喜乐平安充满你们的心,使你们藉着圣灵的能力大有盼望(罗马书15章)

 
 
 

日志

 
 

中山,用文字为我铺了一条回家的路  

2011-11-13 19:07:07|  分类: 走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第一届“中山杯”华侨文学相同的是,在颁奖大会的第二天,海内外华人作家、评论家将聚拢在一起开一个与此相关的研讨会,这一届的研讨会照样举行。研讨会上有评委,获奖作者,知名刊物编辑,还有评论家与邀请的香港作家代表。这一场研讨会有两点为人所争议,一是海外华人作家写作的“被异化”,二是中山办文学奖的话语权----坚持本土特征,还是北上顺应主流以成大业。
   
   
    加拿大华文作家曾晓文的发言比较靠后了,前面一批要赶飞机的知名刊物编辑已经离席,之前他们一直在谈论国内刊物对于海外华人作家作品印象。她发言时,他们没有听见。她是留到最后一批获奖作者,她说了这样一番话,让人动容----
    “我从1994年去了美国,2003年到加拿大定居,我经历了从漂泊到落地生根的过程。离乡后就有思乡的感觉,这是一种无处倾述的感觉。今年,我们的作品获了两次国内的奖,小说也上过国内的排行榜,但我都没回来领奖。这次来中山领奖我是专门请了两个星期假的,作为一个业余作者,只是受到心灵的趋使,我是驾着一艘文学的‘慢船’,在海洋、河流、湖泊里漂流,终于回到了故乡的港口。万里行舟,并不张扬,也不恣意,只是左右划桨,尽了心力。中山,用文字为我铺了一条回家的路。”
   
   
    “被异化”的海外华人作家如何释放心灵
   
    中国现代文学馆文学研究员北塔的发言具有强烈的批判性,他的指向非常明确,他在发言中毫不客气地质问海外作家,“为什么你们一定需要大陆刊物的对你们的认同,你们有跨文化的语境,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语言、很不一样的遭遇、有大量的资料、有可供阅读的大量的伟大的文学作品,为什么你们要游走在夹缝中,你们可以在文化对抗中暴发出伟大的文本,你们可以在世界水平来表演自己,为什么要妄自菲薄,要往更高的方向走。 ”他的意思是不言而喻的,他希望海外华人作家应该有更广阔的视野和更高的要求,而不是盯着国内刊物。
    国内知名刊物对于海外华人的态度又是如何呢?《中国作家》副主编萧立军说,过去对于华文创作他并不重视,华文创作对于国内影响很小,特别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文艺创作,文学被当作成了改变命运了一块“敲门桩”,那是一种手段,没有把文学当作殿堂。现在,文学创作走向了市场,如果还在创作的,那是对于文学真正的热爱。海外作家就属于这一类,他们的创作没有功利性,出于真诚的热爱。中国的“和平崛起”需要被世界了解,海外作家可以尝试着让世界了解中国。
    而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李建军则认为华人华侨文学大有可为,可以丰富华语写作,特别是海外作家离开大陆后会有不一样的认识,这种认识可以说是非常深刻的,他举例高行健的写作,以及刘再复的“文化乡愁”以及强烈的文化对照,证明了华人华侨写作的丰富性和深刻性。
    对于来自于国内的种种评论,对于海外作家来说都变得模棱两可,批评也好,赞美也好,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可能对于他们自身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想借华文的创作来消灭掉他们不尽的乡愁。旅日作家郁风说:“我在日本东京生活了好多年,可以说很流利的日语,但我没法用那种语言表达我的内心,碰触心灵的还是母语,那是一个被安慰的感觉,那是一种精神依恋。”
    一切批评与赞美,以及美妙的专业术语,以及等级严明的文坛,哪有比得到心灵自由和心灵滋养更重要的呢?这也许就是海外作家书写的最本质的原因。他们需要借助这样的文字表达来释放他们对于母语的依恋和热爱。用曾晓文的话来说就是:“我用华语写作,我的所有对于祖国的情怀就可以得到安放。”
   
   
    “中山杯”华侨华人文学奖要有自己的话语权
   
    还是那个北塔,他认为“中山杯”华侨华人文学奖最终要走出中山、走向广州、最终抵达北京。最好的结果是“这个文学奖在中国现代馆召开。”-----他是中国现代馆的。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世界华文文学学会理事朱崇科“反唇相讥”,“为什么中山杯要去广州,要去北京,“中山杯”华侨华人文学奖要办就要在自己本土办!中国大大小小的文学奖无数,为什么都要去北京?中山要有话语权,就是要办出自己的特色!一定要有这样的文化自信心!”这位曾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上学五年的青年才俊认为话语权要拿在自己手中,办出特色就等于掌握了话语权。
    中山是自信的。人民日报副刊部主任王必胜认为,中国文化的凝聚力就在于人文情感与历史情怀,广东在这方面才有这么大的号召力,中山的自信在于能开风尚之先,让海外华人寻找到情感认同,让他们有了文化归属感。
    无疑,“中山杯”华侨华人文学奖拥有自己的话语权。全国首创的“中山杯”华侨文学奖的目标是国家级的大奖,信心和决心来源于,其一,我们拥有的资源独一无二----伟人故里,孙中山先生是海内外华人共同敬仰的人,孙中山的理想有着人类共同追寻的普世价值,他的“天下为公”,他的“博爱”精神激励着一代一代中华儿女,孙中山故里的人们理所当然地要将其精神发扬光大;其二,华侨资源是中山的一大笔资源,华侨对中山社会、经济的发展起着不可磨灭的推动作用。
    如何继续打好“中山牌”、“侨牌”?如何在保证这两张牌具有中山特色的同时,又兼具国际大视野?“中山杯”华侨文学奖这一文化创意最终实现了这种理想,这个创意包含着两层深意:一是体现了文化境界,这种文化境界体现在策划思维之中,即其抓住了当前华侨文学的发展走向--世界华文文学正在形成一门独立的学科,随着中国与世界的交流的深入,世界华文文学正在成为一门显学。二是华侨文学是通往世界的桥梁,必将与国际接轨,而成为中山人,甚至是中国人看世界的桥梁,我们通过这种形式,将与世界及世界文学联系起来。
    与首届相比,第二届华侨华人文学奖外延更博大,体裁更丰富,同时首次设立了“华侨华人文学贡献奖”,另外还向文学奖领域无人问津的影视文学进军了,还专门设立的原创作品类项。王朝柱凭电视文学剧本《辛亥革命》,王兴东、陈宝光以电影文学剧本《辛亥革命》捧走评委会特别大奖;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饶芃子成为“华侨华人文学贡献奖”首位获得者。另有18篇(部)作品从来自国内、美国、日本、英国、法国、加拿大、新西兰等国家和地区的数百部(篇)应征作品中脱颖而出,分别获得主体类最佳作品、主体类优秀作品、原创类优秀作品、原创类获奖作品奖。
    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文艺学专业博士生导师蒋述卓希望“中山杯”华侨华人文学奖要继续办下去,办成永久性的文学赛事,那对于全球华人来说将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对于提升文化软实力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题材之胜与文学审美,我们应该选谁?
   
    显然,海外作家有其优势,从文学本体上,“陌生化”是他们的优势,他们拥有异质文化。“陌生化”是俄国形式主义文论家什克洛夫斯基所提出的,他在论及陌生化问题时强调:“艺术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使人恢复对生活的感觉,就是为了使人感受事物,使石头显出石头的质感。艺术的目的是要人感觉到事物,而不是仅仅知道事物。艺术的技巧就是使对象陌生,使形式变得困难,增加感觉的难度和时间长度,因为感觉过程本身就是审美目的,必须设法延长。艺术是体验对象的艺术构成的一种方式,而对象本身并不重要。”简单地说,海外作家他们的生活中的不同的境遇让我们有新奇的感觉,这是我们阅读他们的本意。
    加拿大华人作家陈河,也是第二届获大奖的作者,他的长篇小说《沙捞越战事》,深入历史的深处,以虚构与史料相互渗透的手法,描述了令人耳目一新的二战时期的东南亚战场,幻化出一个具有震撼力的战争寓言,呈献给读者一段鲜为人知的域外华人抗战史。这种陌生的体验是吸引人们阅读的原因。
    陈河在研讨会上也讲述了自己的创作历程,他是一个温州人,自小热爱文学。后来还去阿尔巴尼亚做生意,结果遭到了绑架,他被扔到“地洞”里面临了死亡的考验。他当时听到了鸟儿的声音,有了强烈的求生欲望。他说如果有一天我能活着出去我就是要把这种生死欲望写出来给大家分享。一个意外的绑架事件成全了一个写作者。
    北塔又很严厉地指出,作为文学本体来说,我们到底是题材取胜,还是文学的审美、思想取胜。
    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文艺学专业博士生导师蒋述卓对作出了解答,他说,现在的华文作家构成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了,新移民华人有着良好的文学基础,其实已经实现了跨越式创作,比如曾晓文的跨文化写作----《旋转的硬币》《三叶草》,里面就是一种中西文化的对比。而陈河的创作已经拥有了全球性经验,那种个人化的经验已被全球化经验所取代,有了更深层的理想追求。
    题材之胜与文学审美,我们选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海外华人生生不息的精神,以及无尽的乡愁,我们去读他们的生活,也会有着别样的感动。
   
   
    最后,会议在“华侨华人文学贡献奖”饶芃子的准备的获奖感言中一起来体味了那种感动,饶芃子说:“对我来说,这个奖,不只是我个人的荣誉,而是对学界、海外华文文学研究的一种关注、肯定和期待。……我想,如果没有他们(海外华人作家)的辛勤笔耕,历史上华侨华人在世界各地漂泊,奋斗的精神史、心灵史将会是一片荒芜。所以,对于他们,我常常心存感激!而我的研究写作,正是源于这种内心的召唤。”
   
   
   
   
    精彩发言片断:
   
    郁乃:旅日作家
    在国外呆了很多年,从物质生活追求过程中,和自己的母语没有割舍过,在独自一人的时候,就会自然用起了母语,母语有一种无法碰触的激动,母语文化、故乡情怀,随着在国外待得越久,心灵上却越回归,本来走到国外是一种精神的漂泊,但精神上在不断的找寻回归,文艺创作就是最好的载体。
   
    陈河:旅加作家
    海外文学目前面临两个问题,一个就是需要读者,海外文学在海外没有那么多读者。二就是一个经济问题,中国文化市场非常的大,海外作家应该有一个信心,可以进入国内的市场,比如严歌苓就做得很好,她的作品受到国内观众喜爱,并在国内已经具备相当的名气。
    要解决以上两个问题,首先是作家要有与国内作家一比高低的信息,海外文学不是业余的,也是有体验的专业创作。此外作者本身专业功底也很重要。
   
    孙博:旅加作家、编剧
    海外作品的回流,最好的一点就是可以和中国作家在同一起跑线上,一同竞争。现在海外华人作家,都在关注中国的重大题材,是游走在东西文化之间一群人。
   
    北塔:中国现代文学馆文学研究员
    海外作家没有必要妄自菲薄,因为海外作家中有洛夫为首的一批大家。所以,海外作家要改变心态,不要局限于题材为写作点,因为这更多是属于报告文学的范畴,而是要以思想写作来获得读者认可。其次,海外作家的心灵自由反思和批判的话语权要加强。这个批判的面是很广的,可以是社会的、方方面面的,对群众有好处的,都是可以批判的范畴。国内也应该对海外的这些文学,给予更多的宽容。
   
    徐南铁:广东省文联副主席
    从刚开始的港台文化,到后来的海外文学,证明我国文学界眼光的一种扩大。30年过去了,海外文学研究的重镇广州和厦门,也渐渐起了变化,海外华侨华人的创作主体也发生了一些主要的变化,以往都是几代在海外的人创作比较多,现在都是新出去的海外人在创作。
    为什么海外作家要作品拿到中国的刊物来发表?不是简单的一个爱国情怀。新出去的作家都有一定的文学素养,在与海外文化结合后,可以创作出高水平作品海外作家不受诸多束缚,也是很大的优势。在国内创作,作家心里自设的框框条条还是比较多,放不开。
   
   
    龙扬志:暨南大学博士后
    对于华侨华人都有版头的困惑,华侨华人文学,还是应该建立在一个学术的基础上。
    希望这个奖项,我们可以有通过自己的属于岭南的话语权利。没有必要把奖项开到北京、广州去,就应该坚持在中山走下去。
   
    戴小华: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总会长
    海外华文创作没有功利性,想要也没有!马来西亚没有以文学创作为职业的专业作家,他们只是凭着对对华语文学的热爱在写!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